咨询热线:15916031345

新闻动态

广州放宽外围城区落户限制:28周岁以下、大专学

  21日,广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官网发布了关于公开征求《广州市差别化入户市外迁入管理办法》(下称“《办法》”)意见的通告。近年来,为应对技能型人才缺口,多个城市降低落户门槛至专科学历或取消落户门槛,加大对人才的吸纳力度。

  《办法》指出,广州白云区、黄埔区、花都区、番禺区、南沙区、从化区和增城区这7个外围城区将执行差别化入户政策,28周岁及以下持有大专学历并连缴社保满一年者,可入户以上7区。该差别化入户市外迁入管理办法拟实行三年,从2023年7月21日至8月19日公开征求公众意见。

  据悉,在广州市差别化入户实施范围内就业或创业,且同时符合入户条件的人员,可将户籍迁入广州市,其配偶、未成年子女亦将被准许随本人同时入户广州。值得注意的是,符合条件者及其家人仅可在差别化入户实施范围内的行政区办理登记入户。

  2022年,广东制造业总产值突破16万亿元,全部制造业增加值4.4万亿元,占全国的八分之一强。同年,广州市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超过2.3万亿元。中国工业十强城市中,珠三角占了四席,广州是其中之一。如何在制造业资源“争夺战”中力争上游,吸纳更多的年轻劳动力?对坚持“制造业立市”的广州至关重要。

  而除传统制造业和高技术制造业外,广州高端服务业也面临人才缺口。今年5月,广州市人社局发布“2023年第一季度广州需求大于求职‘最缺工’的30个职业排行”,其中社会生产服务和生活服务岗位占比超三分之二。

  外围城区承载着广州市众多传统制造业和高技术制造业,对年轻劳动力特别是青年技能人才的需求较大。相较城市化率已达100%的中心城区,外围城区有更大的承载能力。其更低的生活成本,也便于外地年轻人安家落户。对人才的需求缺口,也能为年轻人提供较大成长空间。

  广州市社会科学院城市管理研究所所长黄石鼎向第一财经表示,这次广州市放宽外围城区落户门槛,对整个广州产业人才结构是大利好,同时对城市人口年龄结构也有改善作用。

  黄石鼎称,广州无论是传统制造业还是新兴产业,亦或是高端服务业,现在都需要大量的技能型工作者。大量年轻人的到来,会产生非常好的集聚效应。一方面会为产业发展提供稳定的人才来源,另一方面会推动更多新产业、新活动的诞生。从广州人口分布来看,外围城区人才储备相对薄弱。吸引青年技能人才落户,能为外围城区带来新活力,助力广州城市建设发展。但想要在人才竞争中获得优势,放宽落户限制仅仅只是第一步。

  据广州市统计局发布的《2022年广州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截至2022年末,广州市常住人口为1873.41万人,其中户籍人口1034.91万人,占比为55.24%。2010年至2021年间,广州市常住人口总量增加了610.10万人,年均增长3.63%。

  值得注意的是,2022年末广州市常住人口相比2021年末减少7.65万人,下降0.41%,其他一线城市同样出现了常住人口负增长的趋势。而长沙、杭州等新一线年人口增量较高,增幅超过10万人。年轻人“用脚投票”的背后,是对宜居生活条件、良好就业条件的追求。

  早在去年,长沙便已放宽人才落户限制,具有大专及以上学历在长沙就业人员可即时申报落户,享受在长沙购房资格。

  近日,浙江省放开放宽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条件,全省(杭州市区除外)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政策,确保外地与本地农业转移人口进城落户标准统一,试行以经常居住地登记户口制度,落实合法稳定住所(含租赁)落户及配偶等直系亲属随迁政策。

  杭州市区进一步完善积分落户政策,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连续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逐步取消年度落户名额限制。推行全省范围内社保缴纳、居住时间等户籍准入年限累计互认,逐步拓展到长三角区域内累计互认。

  各地先后为落户政策“松绑”的背后,是城市人才竞争的加剧。黄石鼎表示,城市间的人才竞争,不仅要吸引年轻人到来,还要帮助年轻人在当地就业甚至是成家立业。政府放低入户门槛是第一步,加强公共服务均等化是第二步。

  他表示,广州市放宽外围城区落户限制恰逢其时,现在中心城区公共服务水平已相对较高,外围城区公共服务水平近年来提升显著,能在为年轻人提供就业的基础上,给他们提供良好的生活环境,带动青年技能人才在广州长期定居。

  黄石鼎还表示,青年技能人才的到来,会对广州市城市建设带来一定挑战。未来能否把优质的公共服务从中心城区扩散到外围城区,将成为广州市在城市间人才竞争中取得优势的关键。

  21日,广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官网发布了关于公开征求《广州市差别化入户市外迁入管理办法》(下称“《办法》”)意见的通告。近年来,为应对技能型人才缺口,多个城市降低落户门槛至专科学历或取消落户门槛,加大对人才的吸纳力度。